快捷搜索:  

当音乐的潮水漫过城市

华灯初上,城市跃动与沸腾的一面才刚刚打开,流丽的灯火将洪崖洞民俗风貌区变成高高悬挂于峭壁的水晶宫殿。站在高处眺望,立体化的城市风情万种,又扑朔迷离。

毗邻洪崖洞,一街之隔,却是另一番宁静与惬意的艺术氛围。2013年,一座带有浓郁中国风又充满前卫色彩的建筑,在寸土寸金的解放碑中央商务区横空出世。走近它,最吸人眼球的就是顶上那上百根大红与乌黑交错穿叉的方形柱子,层层堆叠成中国传统建筑中“斗拱”的样式,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就是国泰艺术中心,前身为国泰大戏院,1937年由抗战著名文化商人夏云瑚创建。在已经过去80多年的那段轰轰烈烈的抗战岁月里,这里曾是爱国话剧上演的主阵地。郭沫若、曹禺、夏衍、吴祖光,一个个优秀的剧坛大家齐聚在此;白杨、秦怡、苏绣文、赵丹,一位位闻名遐迩的艺术家在这里闪亮登场,精彩绝伦的表演点燃了人们心中抗日报国的熊熊烈火。

据史料记载,1942年,中国第一部大型歌剧《秋子》在这里首演,第一次将咏叹调、叙事歌、对唱、合唱及管弦乐等多种音乐形式结合,有力地控诉了使中日两国人民陷入深重灾难的战争的罪恶,唤醒了民众意识。这些里程碑似的事件,使得“国泰”在重庆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文化印迹。

六年前,国泰艺术中心重建,从外观到功用,整个脱胎换骨。现在这里并不仅限话剧表演,而是多种艺术形式并存。我最喜欢的,还是来这里欣赏音乐会。

每到演出前,艺术中心前的广场上就聚集了三三两两的人们。喜爱音乐的人,身上无形中会散发出一种得体优雅的气质。艺术中心内的云瑚音乐厅以夏云瑚先生的名字命名,装饰典雅,米黄色竖条木纹墙,自然古朴。大厅呈不规则的构造,将观众席分隔成几块互不干扰的区域,两侧的小包厢环绕于舞台,有很好的交互性。

我第一次在这里欣赏了一场小型的小提琴钢琴音乐会,由两位法国青年音乐家演奏。他们合奏的第一首曲子便是中国经典曲目《梁祝》。舞台光线幽微,如笼轻雾。当序曲部分的小提琴旋律响起,一股音乐的水流袭过,眼前陡放光亮,一幅春和景明、清新温暖的春天画面徐徐拉开。冰消雪融,原野返绿,一扫寒冬的沉疴。顿时全身松懈,内心的焦躁、压力随之远去,沉湎在这一刻的美好时光里。

我喜欢与音乐完全交融的感觉。只有来到现场聆听,才能清晰感受演唱者气息的转换及乐器的不同质感,从演奏者的肢体语言中去体察去探索音乐内在的密码。而音乐厅的内墙采用特殊材料制成,能最大程度地吸收噪音,呈现本真的音色。

我一发不可收拾,常常在网上查询音乐会的资讯并购买门票。以前,听中外经典名曲,只能说是通过电视或碟片得来的肤浅感受,很难深入到乐曲的氛围中。而在现场,往日单调、平面的乐曲瞬间变得鲜活了,充满了仪式感。我们可以眼观指挥家在台上忘情地指挥,耳闻乐队倾心的演奏,身边还有众多和自己一样的音乐爱好者进行的情感呼应,确实是视觉与听觉的饕餮享受。

印象最深的是在一场新年音乐会上,音乐家李云迪与柏林交响乐团合奏了《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时长40多分钟,简直是对体力和精力的双重挑战。可所有的音乐家没有一丝懈怠,乐声饱满,高潮迭出,某一时,听者竟意识停滞,似魂魄出窍,随着音乐的境界飞升而去。如此酣畅淋漓,如此情景交融,观众的情绪得以彻底释放。听那剧场里爆发的阵阵掌声,就是对他们精彩演奏的赞赏与认可。

不由感慨,高雅音乐渐渐走近了民众,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音乐厅,怀着敬仰的姿态,去体味音乐的魅力,在此过程中,完成了审美层次的飞跃性提升,不得不说,是社会和文明的一大进步。

纵观十年来,从主城到区县,各类演出场地如雨后春笋纷纷崛起,举办的新年音乐会及开办的各类音乐节层出不穷,不断满足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也提升了城市形象与品位。为首的便是重庆大剧院,2009年建成,层层叠起的不规则的玻璃幕墙像一座扬帆起航的舰艇,是立在江北嘴的一座城市地标。每次去听音乐会,看到那里人流如织的景象,我都不胜欣喜。再细看四周,观众涵盖了老中青各种年龄层次,还有在校的中小学生。可见音乐对大众的吸引力及社会的普及率,都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音乐让人们汇聚,彼此的心紧紧相连。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我们何其幸运,有机会去接触世界顶级音乐团体的演出,探索不同国家及民族文化的差异性。它们如春天的花园里姿态各异的花儿,各具魅惑。原本幽闭的心门在音乐的牵引下,渐渐变得开放而包容,这些体验都充实与丰盈着生命的历程。

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为听一场费翔的演唱会,在同学的鼓动下花去当月四分之一的生活费,还觉得特别值。工作之初,港台歌曲席卷大陆。有次人民大礼堂有场汪明荃的演唱会,简直是一票难求。礼堂外人山人海,人们脸上满是渴慕的神情。表哥他们趁着人多光线暗混了进去,而我平时胆小脸皮薄,看到入口查得严哪敢行动,只好落寞地看着他们昂首步入礼堂,个个喜笑颜开。在一个人往回走的路上,我又是后悔又是沮丧,差点哭出来,为一场失之交臂的演唱会。这件事记忆犹新,一直印在脑海。在文化壁垒太过厚重的年代,可想而知人们的精神世界是多么枯涸,猛一接触到这些新生事物,难怪这种强烈的渴求便会呈井喷状爆发出来。

在时代的变迁中,音乐如影随形,在其中担负着不同的使命。在抗战时期,它是匕首,是箭镞,是射向敌人胸膛的子弹,以一种强劲的姿态唤起人们内在的觉醒。改革开放之初,音乐充当的是文化交流的媒介,是人们探询外部世界的一道窗口。而在经济腾飞的时代,高频率的生活让人们在纷繁的世界里迷失了心灵,人们尤其需要音乐这剂抚慰灵魂的良药。

儿子从小学习弹奏吉它,对音乐有较深的感情,上高中以来课业繁重,休息之余也会弹上两曲解乏。他受我影响,也爱上了音乐厅内的视听盛宴。每每见他在学海里浮沉焦灼,我会拉上他去音乐厅放松心情。我们一起观看《音乐之声》经典音乐剧,倾听久石让、宫崎骏动漫作品音乐,少年那单纯贫瘠的心灵,在乐声中逐渐展开丰满的羽翼。

我们生活的城市一天天壮大,钢筋水泥筑就了它强健的体魄,只有在音乐的浸润中,它才会削减锐气,露出温润的内心。

每当站在大剧院前的平台眺望两江繁华的景致,都会觉得有股音乐的潮水轻轻漫过,此时,城市心花怒放,灵性飞扬。

一座拥有音乐的城市是有气度的。

(单位:万盛经开区党工委统战部)

Array
当音乐的潮水漫过城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