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军AG600两栖飞机水上首飞指日可待 仍需攻克一难关

“鲲龙”AG600大型两栖飞机与运-20大型运输机、C919大型客机被称为中国大飞机家族的“三剑客”。2009年6月经国家正式批复立项,2016年7月总装下线。2017年12月24日,AG600在广州珠海成功首飞。2018年8月26日转场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全面进入水上实验、试飞阶段。2018年9月29日通过水上首飞技术质量评审,标志着AG600向水上首飞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我们为AG600一步步走向成功感到由衷的高兴,但是背后存在的一点隐患又让人十分担心。

“鲲龙”AG600两栖飞机总装下线

“鲲龙”AG600两栖飞机总装下线

这个隐患就是我国飞机存在的腐蚀的问题,特别是海军飞机的腐蚀问题尤其突出,比如我国上一代水上飞机——水轰五飞机,飞机机翼前梁缘条的腐蚀,严重危及飞行安全,造成了飞机停飞抢修,不仅影响了战备训练,而且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仅其中一架飞机就耗费了300余万元(这还是海军自己的修理厂的友情价,如果交研制单位修理预算高达1000万元)。又比如某型飞机,飞机日历首翻期规定为12年,但是最长使用时间仅6年,短则只有3年,飞行100多小时,就发生了比较严重的腐蚀,特别是飞机关键承力结构已经出现较为严重的腐蚀损伤。

造成飞机腐蚀严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恶劣的使用环境、设计制造因素以及维护使用是主要原因。根据我国现役飞机结构腐蚀的调查,可以得到一般规律:

1、 沿海使用的飞机比内地严重,离海岸越近越严重;大气污染严重地区飞机比其他地区严重;南方沿海的飞机腐蚀比其他沿海地区严重。

2、 飞机在多雨水、多盐雾或者空气湿度大、温度高的地区腐蚀比较严重。

3、 连读停放时间长的飞机腐蚀比经常使用维护的严重。

水轰五飞机海面起降

水轰五飞机海面起降

我们知道将来供AG600起降的机场大多处于沿海地区,甚至南海岛礁机场都将是AG600的主战场,而且AG600还能够以海面为起降跑道,这就使AG600长期处于海洋大气之中,长期承受海洋环境的作用,其高湿、高盐分的环境空气是造成腐蚀的最主要原因。而且AG600由于要经常进行海上科目训练,在海面起降过程中,机身、机翼和尾翼都要经受飞溅的海水作用,其结构表面必定要沾染上盐分、珊瑚尘等腐蚀物质,所以AG600运行的环境最为恶劣,很容易造成飞机腐蚀。

由于AG600的使用环境是客观存在的,无法改变,我们只能从设计制造和维护使用方面去进行腐蚀控制工作。在设计阶段,需要考虑到水上飞机同空军或者其他用途的飞机的不同,在结构设计方面,应该采用全机水密铆接,能够有效的防止雨、雾或是海水浸入到结构内部;合理设计漏水孔和通风孔的位置和大小,以使内部积水和湿气顺利排出;在螺钉、铆钉、螺栓等连接件的结合面应适当的隔离绝缘,防止双金属接触腐蚀。材料选择方面,应从强度、耐腐蚀性、经济性等方面综合考虑,尽量选用对腐蚀不敏感的材料,并且在施工中按照工艺要求涂装施工。水轰五飞机就因为生产制造时质量失控,部分飞机翼梁未能按照设计要求喷涂表面防护涂层,造成腐蚀严重;而且国产防护涂层的性能也需要提高,水轰五飞机的涂层甚至还不如50年代从前苏联引进的青六水上飞机的涂层;此外,飞机上的漏水孔孔径是3mm,而实践证明,由于水的表面张力,3mm的漏水孔导致部分水漏不出去,导致积水排不出去,使构件逐步腐蚀失效。

在飞机使用阶段,飞机的维护也非常重要。机务部门需要把腐蚀控制作为维护工作的重要部分,总结以往同腐蚀斗争的经验教训,加强维护人员的腐蚀保护的教育,航材部门也要常备腐蚀后处理所需要的材料和防腐蚀用的材料,以便一经发现腐蚀现象,就能立即处理。

“鲲龙”AG600飞机首飞成功

“鲲龙”AG600飞机首飞成功

我们高兴的看到,AG600在研制中攻克了海洋环境下腐蚀防护与控制设计技术,气水密铆接制造技术,这些技术的突破,必将极大的提高AG600的抗腐蚀能力,降低了飞机的维护时间和维修成本,提高了AG600的使用寿命和营运的经济性。我们期待着AG600尽快的完成水上起飞等试飞科目,早日担当起森林救火、水上救援、岛礁运输、海上执法的重任。

AG600水上飞机鲲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