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记者观察:特朗普钢铝税压垮90年历史订书机企业

  记者观察:特朗普钢铝税压垮90年历史订书机企业

“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生产‘美国制造’的商品,但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给我们造成极大苦难”,Arrow Fastener的首席执行官CEO加里·杜伯夫(Gary DuBoff)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从纽约市驱车1个多小时,记者到达宁静小镇萨德尔布鲁克(Saddle Brook),这里有着美国最大的重型钉书机(heavy-duty staple)和钉书针生厂商Arrow Fastener。该厂创立于1929年,明年将迎来90周年纪念。该公司在重型钉书针市场的占有率达到68%,日产重型钉书针100,000包,每年加工和生产的重型钉书针可以绕地球15圈。记者在工厂内看到,工人们主要以拉丁裔、中东裔、非洲裔和印度裔员工为主,大约雇佣有350人,平均年龄约在40岁左右。

生产原料被征收25%钢铁关税

Arrow Fastener目前还是全美仅剩的一家重型钉书机和钉书针制造商。由于美国方面依据其《1962年贸易扩展法》中第232条款,向从中国进口的钢铝征收25%的关税,从3月23日开始,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带状钢丝(Banded Wire)也不得不被征收25%关税。

公司CEO杜伯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使用带状钢丝在自动流水线上生产重型钉书针,带状钢丝是由79根钢丝粘合而成,绝大多数产自中国,在美国找不到供应商”,他坦言,“公司盈利受到极大影响,每年成本增加至少100万美元”。

而公司运营主管(Director of Operations)唐·尼尔森(Don Nelso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包括库存和仍在运输途中的带状钢丝在内,只能支撑到明年1月。

企业能否生存寄希望于关税豁免和贸易谈判

几乎是在特朗普政府开征钢铝关税的同时,美国商务部宣布开始接受国内企业提出关税豁免申请。截至9月末,美国商务部已经收到超过3万份钢铁关税豁免申请和近4000份铝材关税豁免申请。虽然由于无法在美国本土寻觅到所需钢材的供应商,Arrow Fastener公司成为了第一批提出申请的美国制造业企业。然而,政府以使用错误的“美国海关关税编码”为由拒绝了他们的第一次申请。

在确认使用的确为正确的编码之后,杜伯夫又重新向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出申请,他告诉记者,他预期能在10月底再次收到回复,但是对于结果他却颇为担忧,他说:“现在豁免申请已经很难拿到了”。

更为讽刺的是,虽然自3月23日起Arrow Fastner从中国进口的钢材被征收25%的关税,但其竞争对手,即其他同类产品供货商,从中国直接进口的重型订书针却没有被课证任何关税。而且雪上加霜的是,9月24日,重型订书针又被列入了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在今年内面临10%关税。

杜伯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Arrow Fastener公司和他本人,现在寄希望于能够尽快获得商务部的答复,通过钢铁关税豁免申请。他说,“我们会继续等待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我们希望对话能够继续进行下去,并获得积极的成果。”

如若不然,这家有着90年历史的美国本土制造企业将不得不选择和它的竞争对手一样考虑从海外进口钉书针,而这也就意味着流水线上的75—100位工人将全部面临失业。这似乎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以来所标榜的“美国制造”和“提振美国就业”相违背。

记者观察:特朗普钢铝税压垮90年历史订书机企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