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狗尾续貂——段正淳外传

即日起,强哥会以小说的形式写《段正淳外传》,缅怀金先生的同时,续写自己认为的漏洞。

文章计划十篇左右,希望大家喜欢!

夜,深秋的夜。冰冷的风,冰冷的月。

阁床上,少女沉沉的睡着,嘴角挂着笑。她在做梦,一个甜蜜的梦。

她应该感到甜蜜,不久,她即将入主东宫。她的心上人,英明神武的太子,他会是一个好皇帝,最重要的他会是一个好丈夫!

“凤凰!凤凰!不好了,快起来!快!快!”一个中年男人喘着粗气大喊着,甚至居然冲进了少女的闺房。

“凤凰!快,太子不行了……你们几个小心点……你,你快去叫醒小姐!”男人说完又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侍女也看出事情的紧迫,慌忙应承着。

“青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少女已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了醒来。

“小姐,你快去看看吧!”青儿边说把服侍少女穿上衣服,“是……是太子……听说有人谋反……太子快不行了!”

“不许胡说!”少女严斥道,“太子现在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是!”

少女正是刀白凤,摆夷族酋长之女。

她努力保持镇定,跟着青儿的指点疾步向前。她不相信此刻发生的事,但又隐隐觉得不安。

片刻前,她还在憧憬将来,幻想着与爱人的甜蜜,然而,此刻,她仿佛被梦魇笼罩,脑海里杂乱无章。她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却又不停的祈祷,希望太子平安无事。

她的祈祷落空了,太子……至多算是个人形:被血染透的衣衫,到处刀剑砍刺,衣衫下是一条一条翻起的肌肉,伤口里血水汩汩的流着,透过衣服,透过床榻,在地板上渗出一片片朦胧的红色。

他的脸,爱人的脸,一缕缕散乱的头发黏连在他的脸上……

她想哭,想大喊,颤抖的双唇,嗓子里却没有声音发出,只有泪水流进她张开的嘴里,涩的。

“来了来了,大夫来了!”

“青儿,先扶小姐下去吧!”酋长说。

“不……”刀白凤终于喊了出来,“不……”

青儿有点手足无措,她不懂小姐所说的“不”是什么意思,是不相信眼前的事还是不愿意离开?

“来人,先扶小姐回房!”

刀白凤挣脱青儿的手,猛扑到床边,她想要抓住爱人的手,曾经充满力量火热的手,此刻却冰冷的只有湿津津的血。

“小姐,回去吧!这样会影响大夫的,回去吧!”青儿哀求着,和另外两个侍女扶起了刀白凤。

虽说这刀白凤习练过武艺,但毕竟是女子,又是娇生惯养的,何曾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再加上突遭变故,情急切切,没几步,她已经昏死过去。与其说是扶着,倒不如说是架抬而去。

“小姐,小姐!”

刀白凤悠悠的睁开眼,眼里一点烛火摇摇曳曳。天还没有亮,也不知天明有没有太阳。

“青儿,太子怎么样了?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看他!”刀白凤鼓起气力。

“小姐,此刻恐怕不行!我们现在出不去!”

刀白凤疑惑的看看青儿,又向门口望了望,“扶我起来,青儿,快扶我起来!”刀白凤挣扎着坐起来,“让她们请父亲过来!”

事情似乎愈发的严重。

“凤凰,怎么还没有休息?你请我过来有什么事?”

“父亲,这是为何?”刀白凤说着又看了看门口。

“哦!你们先下去吧!”

“是。”两个侍女答应着,却没有立即离开。

“你也下去吧!”酋长了一眼青儿。

青儿怔了怔。

“下去吧!”刀白凤对青儿说,“我没事了!”

“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啊?”刀白凤焦急的问。

酋长看着几人离开,才开口道:“青儿靠的住吗?”

刀白凤有点意外,“她,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怎么了,她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没有,以后会有!”酋长顿了顿,“太子的事……杨义贞发动了叛乱,现在正在诛杀太子旧党,太子的行踪一定要保密,否则,不光是太子,连我们也要受牵连!”

“叛乱?太子是皇室第一高手,怎么会?再说,天龙寺就任凭杨义贞谋反吗?”

“哎哟,我的傻女儿,杨义贞谋反,那是一天两天的事吗?他不知道策划了多久,太子身边早就安插了他的人。至于天龙寺,这就不清楚了。按理,天龙寺是大理皇家寺院,又有前朝避位的皇帝,他们怎么会不闻不问呢?”酋长若有所思。

“那太子呢?我想见见他!”

“太子,性命算是保住了,但手足俱断,已经是个废人了!”

“怎么会这样?这些人好狠毒!父亲,他在哪?我想见见他!”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已经将他安排在一个秘密所在。”酋长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去,“从现在起,你只当没发生过这件事,无论任何人,你都不能说,下人们也要约束好。万一走漏风声,太子性命难保!”

“爹爹,是什么人在照料太子?靠得住吗?”刀白凤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拉着酋长的手说:“不如就由女儿去照顾他吧!”刀白凤巴巴的望着酋长,摇着酋长的手撒娇:“爹爹,您就答应女儿嘛,好不好嘛?爹爹,求您了!”

酋长黝黑的脸上笼起一片愁色,紧锁着眉头叹了口气,摇摇头,又换上了一片祥和之色,他转身轻轻拍拍刀白凤的手,说:“凤凰啊,你的心情爹能理解。你与太子交往甚久,你对太子有感情也是人之常情。太子不比从前了,杨义贞他们正搜捕太子及余党,你这时候……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

“爹爹,您先坐。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应该照料太子。有道是‘树倒胡松散’,下人们人多口杂,难保有三心二意者走漏风声,如果,有人拿太子做晋升资本,咱们家,咱们摆夷族不是永世不得翻身了吗?爹爹,女儿这也是为大局啊!”

酋长本想刀白凤嫁于太子段延庆后,摆夷族可以在大理更进一步,不成想发生这种事。好在,他也只是暗中支持太子,至于营救太子,他不过是希望能留一条退路,等将来段延庆恢复势力,他能加官进爵。可是,现在看来,恢复势力是不可能了,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可活着终究只是一个废人,荣登大宝那是万万没有可能的。

酋长原本是有意让刀白凤亲近段延庆的,段延庆喜欢刀白凤他也看的出来,虽然没有下聘,但几人也是心知肚明。现如今,太子失势,再谈婚姻实在是不妥。他意欲让刀白凤就此了断情缘,奈何刀白凤钟情至此。

“凤凰啊,不是为父心狠,如今太子已是废人,你何苦如此呢?你随了他一个废人去,要经历多少磨难且不说,你让我一个老朽怎么办,怎么向你死去的母亲交代?你又置合族上下于何地?”

“爹爹,现在他成了废人了,从前呢?恕女儿不孝,女儿实在是割舍不下,您就成全女儿吧!”

“报!”

“什么事?”

“外面有一队官兵,说是追捕乱党!”

“你先下去吧!”

“爹爹,如果你不答应,我这就张扬出去!”

酋长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样威胁他,他重重的拍着桌子,长长的叹口气,“冤孽啊,冤孽!”

“你随我前去,看看这些乱臣贼子意欲何为!”

刀白凤颤抖着,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如果父亲不答应,真的要张扬吗?可是,没想到父亲居然答应了,“谢谢爹爹!”

狗尾续貂——段正淳外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