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现代学者站在皇汉立场上确实不少见。将清军入关定位成民族侵略的学者也很常见。但你所说的一切推倒重来则殊不能认同。清军入关是民族侵略,但中华民族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但“清朝皇帝对中国不过如英属印度总督对印度。”一种属于近代的国家观念,一种属于封建时代的民族观念,这二者的分别很大。恕我学浅,对民族史这方面了解不多。但有一点,就是满人入关是侵略,并不代表清不是中原正统政权。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第一,主流和官方都认为满清入关是统一而不是侵略。从而得出结论李定国郑成功张煌言等人乃逆潮流而动。对其否定批评。这几个人尽毕生之力反清光复华夏,感召了很多汉人弘扬了正气节烈。很多汉人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样的结论。这些人反抗民族征服外族侵略难道没有意义吗!?难道现在满汉都在中国就可以否定他们吗!汉人心中不服。第二。中国之争,什么是中国。现在都没争出共识。皇汉认为中国既汉族汉族既中国,其它民族只不过暂时还没汉化。汉化是唯一出路。否则中国会重蹈苏联南斯拉夫后尘。第三,皇汉思潮和其它思潮正在不知不觉飞速发展,总有一天双方会拔刀直面,狭路相逢。到那时,会,如何呢。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皇汉并不等于民族主义,更近于大汉族主义,是不可取的。上流社会从来不谈民族主义,他们只会利用民族主义;政治不讲思潮,它讲究实际功效。皇汉是愚民所持有的观点,在历史的大潮中如同草芥;到那时,第一个被弃掉的棋子就是如草芥的愚民。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问题是,对于大明的大多数士大夫来说,只剃头的大清,可能比要他们明的贼寇军好的多吧。而且大顺刚刚灭了大明,怎么说都不是可以容忍的对象,那时和近代的民族主义不一样,不要以现在的眼光和标准看待问题。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史可法确实不堪大用。史可法他在北京失陷,人心惶惶的时候,放着距离崇祯血缘最近的福王不立,去立八竿子打不着的桂王,这不是私心是啥?他在那个位子上,在这个节骨眼上私心这么重,又没有足够的能力搞定局面,这不是他的锅是谁的锅?就算马这一关他过了,难道不会有别人和他对着干?越是这种时候,为政者就越应该开诚布公,不授人以抦。史可法这就是把别人当傻子忽悠,结果最后自己才是真傻子。我觉得用刘景升来比史可法是对刘表的侮辱。刘表活着的时候荆州稳如泰山,百姓安堵,史可法活着的时候南明就一塌糊涂,江北四镇和左良玉屠戮百姓,视朝廷如草芥,朝堂乱七八糟,史可法自己都被赶到江北去了。刘景升单骑进荆州,平定荆州十几年史可法有什么资格和他比?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福潞之争论伦序福王是占尽先机,明代太祖要有定制: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潞王是万历侄子,崇祯堂叔父。而福王是崇祯亲堂弟,且不是幼年。两人谁的关系近?就算翻翻我国继承法不难吧?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古人更为严谨,只有兄终弟及,哪有侄死堂叔继?万历这一支又不是没人了!东林党这种动机,很难不怀疑当年梃击,红丸等三案幕后黑手究竟如何。再说句笑话,潞王贤德怕不是搞笑,别说跟唐王比,就是桂王他都比不上。无能力无骨气无魄力的三无人士罢了,破坏民族大融合,目光短浅,没跳出时代和阶级的局限。不足挂齿的封建余毒而已。什么爱国,英雄的根本就不政治正确。宜贬不宜捧!

清军入关是侵略,但三千年的历史本就是一部侵略融合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